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音乐 >
他们在IS眼皮下开了个电台 把音乐当成武器
* 来源 :http://www.gptbuck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23 01:44 * 浏览 :

  原标题:他们在IS眼皮底下开了个电台,每位打进热线的听众都冒着死亡摩苏尔,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,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大本营。今年7月9日全城解放前,袭击、炮火和死亡是那里的日常,每天如此。城市被战争摧

  2015年,一位名叫Mohamad Al Mawsily的年轻企业家选择了离开,但却将自己的一部分“留在”了摩苏尔声音。

  在距Al Mawsily的演播室不远处,一场将IS从摩苏尔北部的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。但在Al Mawsily的“秘密”,这位年轻的伊拉克企业家也在与武装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这场战争没有,但仍然可能致命。

  2015年,在IS发动位于摩苏尔及周边省份后的一年,Al Mawsily和两位搭档为数以百万名困在摩苏尔的居民成立了一家电台。电台名叫Alghad,英文是The Tomorrow(明天),寓意为未来。

  没人知道Al Mawsily的演播室在哪,只知道里面没有子弹和,也没有可以放在电视或社交上向全世界报道的战地高清图片,但这里却有两样IS最的东西:音乐和。

  Alghad调频的节目都为IS而存在,一切都要秘密进行,也包括工作人员的真实身份。Al Mawsily不是他的真实姓名,没人知道他叫什么。英语里Al Mawsily 指的是“From Mosul(逃离摩苏尔)”。他甚至没告诉自己的父母他目前从事什么。

  Alghad的演播室位于伊拉克相对安全的Kurdish地区,CNN曾经报道过这家电台的故事,但并未公布具体的地点,也没有露出任何标示或可见的线索,存在的意义只是发出摩苏尔的声音。

  CNN的记者在采访Al Mawsily时正好赶上他最受欢迎的节目“Deliver Your Voice”,节目时长50分钟,整体上和很多其他电台的节目没什么不同,唯一的不一样就是节目中的很多声音来自被恐怖包围的城市。

  “在不同寻常的时期和特殊的地点,我们有很多地听众。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摧毁的构想,他们希望人们互相之间不信任。”

  据Al Mawsily介绍,他们的听众包括因战乱而失所的Nineveh省居民。他们中一些人分散在伊拉克各处或是成了逃往欧洲、和美国的难民。

  自IS攻占摩苏尔后,这个曾经多样化的城市便陷入了与世的状态。没有、没有网络、音乐、电影、书籍。IS切断了任何自己的途径。IS还使用手机,一些人只能偷偷摸摸使用。

  成千上万的人试图逃脱IS的、以及因违反沙里亚法(Sharia,即伊斯兰教法)所受到极端的惩罚,Al Mawsily也是其中一位。

  Al Mawsily曾作为计算机科学家在科罗拉多大学接受过教育,他穿牛仔裤和衬衫,能讲流利的英语。他说他记得所有关于2014年6月IS攻占摩苏尔的细节,那些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和挥舞的黑色旗帜。

  在被攻占后的一个凌晨,2点钟,宵禁早已过去。他和父母逃离了他们的家,他没想到,这一走,再也回不来了。后来他听说,一位IS的指挥官目前正住在他的房子里。

  逃走的时候,Al Mawsily只拿了一个新秀丽登机箱,里面有一些衣物、包括护照在内的重要文件。他和父母逃往库尔德边境。通常那条开车只要一个小时,但那天前往库尔德检查点足足花了24小时。父母已经累得不行,Al Mawsily试图回到摩苏尔,但那时他才发现根本不可能了。等倒塌的越野车重新开到库尔德时,车身已经从白色变得,尽是被刺破的刮痕和裂痕。

  即便如此,Al Mawsily认为自己仍是幸运的。他的家庭还有足够的负担新的房子和新的生活。而他之前的同事要么只能留在老地方,要么住进为成千上万失所的人准备的临时帐篷。

  而Al Mawsily,尽管逃了出来,但仍然希望为摩苏尔做些什么,让他们能感受到外面的世界。他想到的是必须要让这里的人们突破IS的审查制度,了解。

  他筹集到一些私人捐款,也拿出了自己的一大部分存款建立了这家电台,配上一些先进的设备和干净的装饰。

  Al Mawsily播放音乐、歌曲以及分析一些质疑极端伊斯兰权威的东西。

  这样一家小电台成为了IS的,怒火中烧的IS领导者想尽各种办法试图干扰Alghad的信号。

  这让Al Mawsily投入了更多资金,购买了4个强大的发射器,电波更强大。

  时间指向6点钟,到了播放当天的时间。之后,由主播Ahmad Salim接手,了热线直播环节。这档节目原本每周播放5天,但随着战事变得激烈,改为一周7天。Ahmad Salim也是化名,他的声音舒缓且深沉。

  第一位切近热线的人名叫Rahma,一位来自摩苏尔的年轻女听众,她描述这一天摩苏尔经历的战火。之后打进热线的是一名在伊拉克部队效力的男子,他报告了解放镇的战况。从电话的背景音能清楚的听到人们在唱歌、庆祝,可能在当时,这些还为之过早。

  “我们随时准备为摩苏尔献出我们的鲜血”,人们,中间着这伊拉克人写的诗歌。

  节目接近尾声,一位名叫Zahra的女性打进电话,主播让她讲述周遭的一切。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沮丧。

  “这里没有食物、生活好。我们生活在一个混乱的中。我们不在乎是否挨饿,我们只期待的到来。”

  在整个节目里都能保持镇定的Salim此刻却要拼命忍住泪水。他与导播互相凝视,无所适从。从Zahra的悲伤中,听出了的声音。

  节目中,Al Mawsily会提醒听众不要自己的身份和居住,也不要透露过多自己的情况。他怕会带来的后果。

  从电台成立到现在,Al Mawsily不是到过IS的。但相比留守在摩苏尔人来说,这样的不算什么。

  那些愿意冒着风险打进热线的人让他感到荣幸。“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感觉我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没有什么比为人民流血更有价值的事情了”。

  2个月前,一个穷困潦倒的男听众,说他花掉了身上最后的钱打进了这通电话。没有紧急的战况报道,也没有向远方爱的人倾诉衷肠。他只是简单的诉说了自己的感受。

  他想让世界知道,他为身在家乡那些对抗IS的摩苏尔人感到自豪,打这通电话只是为了鼓励这家地下电台继续做下去,尽管前重重。

  Al Mawsily对他说“这种情况下,花掉身上最后一分钱实在不是明智之举”。但Al Mawsily也说:“对他来说,这通电话很重要。表达自己的想法是证明自己立场的一部分”。

  Al Mawsily会一直记住这通电话,让他在从事这份不平常的事业时深受鼓舞。

  他希望有一天这家电台不用再秘密运营,可以稳定的运作。到那时候,摩苏尔应该重获了。

  孩子们眼中的希望是什么形状,是否醒来有面包当早餐再喝碗热汤,是否院子有秋千可以荡,口袋里有糖。

  2017年7月9日,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,摩苏尔全城解放。自2014年6月落入伊斯兰国之手到解放,战火留下的是一个盲目疮痍百废待兴的城市。废墟和瓦砾每天都在更新。

  对抗IS,除了炮火和,像Al Mawsily这样拿起“软武器”上战场的人还有很多。

  在摩苏尔解放前的3个月,Mukdad在Nabi Yunus神庙举办了演奏会。在伊斯兰国下Mukdad生活了两年半,乐器曾遭到损毁。之后,他过上了失所的生活。

  这次演奏会,是他离开家乡后第一次回来。选择在这立举办演奏会是因为这里被穆斯林熟知,象征着团结。

  “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全世界传递一个信息,打击所有和所有的意识形态。它们的存在了音乐是一件美好事物的。”

  IS下,娱乐是被的。但Mukdad却激进的反对,独自创作着自己的音乐,为了避免被发现,有时关起门窗和一些音乐聚在一起讨论。

  的让很多人放下了手中乐器,停止了创作。但Mukdad依旧在。

  “因为恐惧,我告别了音乐,但Mukdad没有。我们试图劝说他,因为他会因此被杀掉,可他依旧在坚守”。Ameen说道,他是Mukdad的一位音乐家朋友,他们几个人曾经一起组建过一个音乐俱乐部。